星期五有鬼徐浪小青完颜萍_星期五有鬼未删减版阅读

《星期五有鬼》是作者七麒创作的一部现代灵异小说徐浪为男主角,其中女性角色有小青、完颜萍、李一灵,其中徐浪跟小青互相表白了,在这之前他就跟完颜萍分手了,故事主要讲述了徐浪作为的网络综艺节目《星期五有鬼》主持人,因为工作原因,接触到了一个迷离恐怖,普通人永远也接触不到的世界,一个灵异的世界。

星期五有鬼精彩章节

按照小说或者电影里面的套路,主角遇到这种情况,总是半信半疑,怀疑多心了什么的,好为下面的剧情做铺垫,我却立刻就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了,这里面有一个统计学的概念,那就是,我相信遇到的是鬼,就会早点想办法解决,不至于吃瘪受罪,就算是疑神疑鬼了,早点解决,不也比晚解决强吗?要是怀疑犹豫的拖下去,还是吃瘪受罪,那不是贱的慌吗?

既然撞鬼了就要去解决,但想要解决这件事之前,得先解决我单位的上司,胡美丽主任,我在一家当地的报社工作,大学毕业后,实习留在了报社。

不是什么主流媒体的报社,当地的报纸,整天报道形式大好什么的,主要客户是当地的政府部门,老百姓很少买这种报纸,因为翻遍报纸的每一个角落都找不到跟他们有啥关系的报道,所以工作很清闲,清闲也是说别的同事,我是清闲不起来的,倒不是我多么的勤勤恳恳,而是得罪了人。

事情的起因是胡美丽主任家孩子过百天,胡美丽今年三十出头,身材窈窕,相貌狐媚……具体的形象参考妲己,当然她远没有妲己漂亮,不至于到祸国殃民的地步,但祸害个报社什么的绰绰有余,胡主任的老公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两人结婚五六年才有孩子,走上社会的人都知道,结婚生孩子是头等大事,尤其是手里有点小权利的,正是捞金的好时候。

我不敢怠慢,仔细打听了同事送多少,大家一致说送一个月的工资,我决定还是跟群众站在一起的好,随了一个半月工资的份子,胡美丽的脸色很淡然,我很纳闷,上了酒席才知道那帮子货每个人都随了两个月工资的份子……

我很郁闷,很想谴责同事们的不良作风,酒喝的有点多,当胡美丽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同事纷纷夸赞孩子长得像他妈妈,我却怎么看这孩子都有点眼熟,由于酒精上脑,我脱口而出:“这孩子跟社长很像啊!”

其实大家都看出孩子跟社长很像了,但大家都憋住了,我没憋住,实话实说了,如今这社会,什么话都能说,唯独不能说实话,从那以后,胡美丽和社长就开始给我小鞋穿,别人上班,都迟到早退个什么的,唯独我,晚到一分钟都扣工资,最苦最累最得罪人的活,永远是我,更操蛋的是,我不光要写稿子,还要去拉广告赞助,不客气的说,我的工资完全是自己挣出来的,而且这两个狗男女,攻守同盟的永远对我黑着一张脸。

我赶到报社的时候,正好八点,胡美丽已经在门口掐着表等着我了,好在最后十秒的时候我冲进了报社,真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想的,为了整我,天天比我起的还早,兄弟们,教训啊,永远别得罪女人,尤其是生了个孩子跟领导很像的女人。

“胡主任,我二舅被车撞了,住院了,他没啥亲人,我想请几天假去照顾照顾。”我很诚恳的请假,觉得那件事都过去半年了,时间能磨平一切,胡美丽怎么也该消消气了,但我小瞧了她的耐心,又或者那孩子越大越像社长,所以她冰冷的拒绝了我。

“报社有明确规定,请假要打报告,要把手头的事情做完,才能批假,你先打个报告吧。”

官面规定的确是这样,但报社又不是什么特别忙的单位,一般请假打个招呼就行了,我还在哀求,请求胡美丽放我一马,但这女人一张狐媚的脸正气凛然,说什么报社的规定不能改,还说都这样,不好管理云云。

我二舅都被车撞了,丫就不能有点同情心?我这都一晚上没睡觉了,请假请不下来,还得听这个女人不停的叨叨,而且他身上的香水熏得我脑仁都疼,我实在忍不住了,从胸前把工作牌拽了下来,扔在胡美丽的脸上,大声道:“老子不干了行不行?不干了行不行?”

我脸色通红,眼睛也通红,带着杀气,吓得胡美丽尖叫一声往后退,我心里这叫一个舒畅,原来占上风的感觉是如此美妙,我大步朝前走,对她喊道:“你特妈欺负我也够了,你儿子百天我随了一个半月的工资,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不就是特妈说错了一句话吗?整了我半年了,你特妈说句良心话,你家那崽子像不像社长?”

怒吼完,哥们洒然而去,在同事惊讶的目光中,挥挥衣袖,没带走一分钱工资……

出了门,哥们就奔郊区的青莲寺,我所在的这个城市是一北方的省会城市,有名的寺庙很多,大多都在郊区,比如万佛楼,仁济寺,还有个道观叫青云,青莲寺里我单位最近,当然奔最近的去,闹鬼这种事,赶早不赶晚啊。

兴许真是闹鬼。使得哥们气运有点衰,坐公共汽车还能遇上事,起因是一哥们刚买的爱疯丢了,据说是刚卖了肾买的,还没嘚瑟呢,让小偷给偷了,哭的这叫一个凄惨,打电话报警,死守在车门那,谁也不让下车,等警察来了,洗脱了嫌疑,已经中午了,到了寺庙,和尚们在午睡,我找了个小饭店吃了点饭,买了张门票进去,抓住个二十多岁的和尚喊:“师傅,师傅,我撞鬼了,求你帮给解解啊……”

和尚被我吓了一跳,听说了事情缘由,告诉我他刚从佛学院毕业,还不会斩妖除魔,我就说要见方丈,和尚说,方丈正在闭关参枯木禅,没一个两月出不来,就算出来了,禅宗的寺庙也不管这事。

枯木禅是个什么东西咱也不懂,听起来就很高大上,总不能因为我这点事,把人家方丈拽出来,何况也拽不出来,我很沮丧,和尚见我脸色铁青,好心告诉我说有一个法号叫清闲的居士经常在寺庙里帮人解惑,或许他能帮上忙,和尚很热心的带我去右边的流通处,对我说他经常在那。

进了流通处,就见一个穿着大裤衩子的秃头男人,四十来岁,操着一口河南口音,在那跟流通处的老和尚聊天,和尚介绍了我,清闲大师的眼睛骤然就亮了,好像他这边的生意并不怎么好,我见他这幅模样,心存疑惑。

清闲大师开导我,人不可貌相,就像济公活佛,跟乞丐一样,谁知道人家是正牌子的降龙罗汉?我一琢磨也对,就跟他说我遇鬼了,清闲大师一脸严肃的听我说完,开始给我讲因果,说人的命是自己造就的,又讲怎样为自己造一个好命,接着说了一通行善积德与行凶作恶干坏事的因果循环报应规律。

说的都挺有道理的,但跟我遇鬼的事没有半毛钱关系啊,有求于人,我还是耐着性子跟他又说了一遍我遇鬼的经历,然后清闲大师开始给我讲金刚经,我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大师,我遇鬼了,你能帮着破解吗?”

大师开始支支吾吾,我问他:“你真信佛吗?”

“我业余信……”

碰着个这么不着调的,愣是耽误了我快两个小时,瞧瞧时间都下午三点多了,知道在这没戏了,急忙朝另一个寺院赶,临走的时候,清闲大师还塞给我一张名片,说有不懂的可以问他,我接过来塞兜里了,也没在意。

出了寺庙倒车去仁济寺,要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坐公交车都能碰上车祸,司机跟一个桑塔纳较劲,愣是蹭到一块了,我上车后没座,心事重重的,司机一脚刹车踩的那叫一个死,我顿时就轱辘了出去,脑袋磕在一座位上,眼前一黑。

分不清是个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仿佛就在我家楼下的那条街道,我独自一人在路灯下溜达,漫无目的,脑袋空白,走着走着,景色越来越熟悉,竟然到了我家楼下的羊肉串摊子,奇怪的是,往常热闹的摊子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隐隐约约的有一层雾气,飘渺起伏。

我想回家,却发现不管怎么走都找不到回家的路,稀里糊涂的听到不远处有个人哭,听声音离的不远,就在右侧的小路上,我迷迷糊糊走了过去,看见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头埋在双膝中,轻轻哭泣。

我不明白他哭什么,也不敢靠近,就在那看着,那女的哭了半天,见我也不过去,仍然埋着头问我:“你怎么那么没有同情心!”声音淡淡的,挺虚幻的。

我站在那跟她解释,不是我没同情心,实在是现在同情心太贵,怕她讹上我,老太太我都不敢扶,大姑娘就更不敢扶,这年头多留个心眼总没坏处。

那女的万万没想到我能说出这样的话,停止了哭泣,然后冷冷的抬起头,转了过来,面目很模糊,却随着他转过来一点点的变清楚,当她的一张脸完全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看着她那张跟被踩了几脚的沙琪玛一样的脸,我终于认出来她是谁,她就是那个出了车祸的奔驰小跑女。

她阴阴的对我笑,我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一声大喊,清醒了过来,再一看,还在公交车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谜语楼小说网 » 星期五有鬼徐浪小青完颜萍_星期五有鬼未删减版阅读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换个身份

  • 昵称 (必填)
  • 邮箱 (选填)
  • 网址 (选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