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两性小说 > 正文内容

姜九笙被时瑾做晕第几章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访客11个月前 (07-28)两性小说815
好不容易到了御膳轩,抬眼,就看到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一脸无害的皇帝儿子端坐在首位。右边,还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女人肯定是皇帝的老婆了。

看到彤彤到了,众人皆起身相迎:“恭迎太后,太后娘娘金安。”

那整齐划一的声音,让彤彤的小心脏惊了一下。

也不让她们免礼,彤彤在之前那个叫她过来用膳的宫女的指引下,一屁股坐到了慕容谦宇左手边的第一个位置上,看着满桌的美食,她的肚子更加饿了。

然而,她不知道,这宫廷用餐礼仪有多么繁琐。

就在她以为可以开动了的时候,上前来两个试菜的太监。

首先是用银针试了一遍,接着另外一个太监又将所有的食物都吃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让大家动筷子。

等了这么久,彤彤早已经饿得不行了。几个宫女开始为她布菜,这些皇宫御食,看着挺华丽的,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都有些凉了,而且,味道也很清淡,让彤彤吃了两块就没有食欲了。

后来,好不容易吃到了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金酥脆卷,可是才吃了两个,那布菜的宫女就不再给她夹菜了。

她有些不高兴的抬眼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所有人,发现他们都是每样菜和点心只吃一点点,而且吃相都极其优雅。

似乎感受到了彤彤看自己的目光,慕容谦宇突然抬起头,眼神跟彤彤的眼神相撞,来不及收回自己视线的彤彤,仿佛在那一瞬间被他的眼神给灼伤了一般。

他眼神里面散发出来的寒光让她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知道他恨她,可是没想到他恨她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过,彤彤也不是吃素的,比眼神,她可不比他逊色。

彤彤用瞄准敌人准备射击的凌厉眼神回视过去,接着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扔,大声道:“这东西真难吃。”

看到彤彤突然发飙,慕容谦宇的脸色明显一变,随即,伺候在一旁的李海就大声宣布道:“着太后懿旨,御膳房主厨,斩。”

什么?斩?

是要杀了那些做饭的人么?

彤彤的目光瞬间落在李海的脸上,她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你刚刚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这……”李海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按照平时一贯的处理方法宣了太后的旨意,她却让他再说一遍,这是什么意思?他没办法揣摩道。

“这么喜欢杀人,那就由你亲自操刀吧。”白了李海一眼,她起身,然后往门口走去。在经过紫玉身边的时候,她悄声对紫玉说道:“你陪我四处逛逛,让那些人不要再跟着了。”

紫玉闻言,立刻点头。起初跟着彤彤过来的那些宫人见彤彤要走了,随即就准备蜂拥跟上,被紫玉一手拦住,低声道:“太后要清静,都别跟着了。”

接着,自己赶紧跟上了彤彤的脚步。

彤彤出了门,可是留在里面的慕容谦宇和李海,还有那一干嫔妃全部都石化了。

他们完全都搞不懂太后这是怎么了。

“那个宫女是什么人?”慕容谦宇最先反应过来,他侧过头看向身边依旧在发呆的李海问道。

在她的印象中,太后的身边好像没有这号人物啊。

可是就刚刚的情况来看,太后好像很宠她。

“回皇上,她是凤鸾殿的宫女,名叫紫玉。不过,从前是在殿外伺候的,可今儿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在太后跟前伺候了。”李海认识紫玉,当初将紫玉选进凤鸾宫伺候也有经过他的手。眼下看到紫玉突然受宠,心下也觉得很是奇怪。

“紫玉?给我把她的背景调查清楚呈给我。”饶有兴趣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慕容谦宇的剑眉微微一挑,然后淡淡的说道。

“奴才遵旨。”点头应允,李海犹豫了一下,又继续开口道:“皇上,刚刚太后娘娘说让我亲自操刀将御膳房的主厨正法,您看,这事该怎么办?”

“自然按太后说的办,难道你想违抗太后懿旨?”慕容谦宇看着李海纠结的表情,故意反问道。

“奴才不敢。”抗旨可不是小罪,自己丢了命不说,还得诛九族呢。李海吓得立刻底下了头。

“行了,朕也饱了。这御膳,确实很难吃。”将手中的筷子一扔,慕容谦宇也起了身。他身边的一干嫔妃见状,也都放下了筷子,款款起身,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御膳轩。
在紫玉的带领下,彤彤来到了传说中的御花园。

当她看到满眼繁华的时候,立刻露出了纯真可爱的一面。

在花丛中欢快的跑来跑去,沾了一身的花粉。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漂亮的鲜花,基本上,她都叫不出名字。

就在彤彤在御花园内玩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她看到前面有两个衣着艳丽的青年男子正在凉亭内像是在作画。

有些好奇朝身边的紫玉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回太后娘娘,王公子和许公子正在作画,您要过去看看吗?”紫玉温声答道。

“作画?好啊。”彤彤闻言,快速往凉亭跑过去,身后紫玉也赶紧快步跟上。

冲进凉亭,彤彤就看着眼前两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哥哥大声问道:“你们在画什么东西?”

被彤彤的突然驾到吓了一跳,王谐和李漾立刻跪在了地上:“恭迎太后娘娘。”

“你们在画什么啊?”彤彤并没有理会他们对自己的行礼,她径直走到桌子前,然后抓起那桌面上的画纸看了看,原来他们花的正是这御花园的春景。

对这样的画作并不是很感兴趣,彤彤将画放回到桌面,转过身,发现他们还跪在地上,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们跪着干什么?快起来啊。”

听到彤彤的话,王谐和李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才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谢太后。”

“这里真漂亮啊。你们继续画吧,不用管我了。紫玉,来这边坐着休息下。”一屁股坐在了凉亭盘的长椅上,两条腿轻轻晃荡着。她说着,朝紫玉招招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让她过来坐。

“奴婢不敢。”有些受宠若惊的垂下了头,紫玉的声音很低。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不用不敢。”彤彤看到她那副惊若寒蝉的样子,不由得摇头说道。

其实她并不在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人,大家都怕她,对于她来说,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深宫险恶,虽然她只有八岁,但是三国演义,红楼梦,她没少研读,对于权谋算计,她虽不精通,却很懂得。

之所以现在让紫玉这么亲近自己,并不是因为紫玉有多么特别。只不过,她觉得紫玉让她看上去很舒服。就好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

彤彤刚刚的一句话,直接让紫玉的头低得更厉害了:“奴婢惶恐。”

而站在一旁的王谐和李漾跟紫玉一样,也不敢动弹。

彤彤其实不知道,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便是自己巧取豪夺弄进宫的男宠。他们是靖国出名的风流才子。也因为他们的出名,被彤彤现在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宇文佳荣垂涎,弄进了宫。

世人都知道文人清高。虽然王谐和李漾被弄进了宫,却并不曲意逢迎宇文佳荣,相反,他们的态度一直都很冷淡。

若是放在从前,宇文佳荣怕是早就将他们爆抽一顿然后扔进山谷喂狼去了。但是这一次,不知道是惜才还是确实被他们俩吸引了,她不仅没有对他们动粗,反而还给了他们足够的自由在宫中行走。

只是,尽管如此,王谐和李漾却始终没有献身于宇文佳荣。他们只不过是被宇文佳荣圈养了起来,如同宠物一般。

现在,看到往日似乎将自己已经遗忘了的太后突然出现在了御花园,言行举止跟从前有了太多的不一样,两人难免心中疑惑。

“好吧,你不坐就算了。这宫里还有什么好玩的吗?”看到紫玉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彤彤倒也不勉强,只开口问道。

“回太后……”紫玉刚想说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救命的声音。

“怎么回事?”彤彤皱起眉头,朝声音的源头望过去,只看到一个粉色宫装的女子正在湖边大叫救命。

没有多想什么,彤彤拧起裙摆就快速往那粉衣女子的方向跑过去。紫玉见状也赶快跟了上去。王谐跟李漾自然也很好奇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也跟着走了过去。

彤彤来到湖边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嫩黄色的身影不断下沉,水波被溅起,一圈一圈的荡漾开来。

“怎么回事?”发现是有人溺水,彤彤看着那粉衣女子问道。

“臣妾参见太后,太后千岁。”粉衣女子一看到彤彤,立刻跪下来行礼。

眼看着湖里的人已经没顶了,彤彤看了看四周,都是些女人,最后目光落在了跟随她一起赶过来的王谐和李漾身上。
“你们,快跳下去救她啊。”看他们俩愣在那里,彤彤立刻说道。

这话听在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那么的惊讶。

素闻太后娘娘的男宠任何女人都不能碰,就连衣角都不能沾着,否则那个女人一定是死路一条。

然而现在,太后居然让她最重视的两个男宠下去就一个品阶低下的妃子,这确实不太符合常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看到他们俩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彤彤恨不得跑到他们屁股后面,每人给他们踹上一脚,让他们跳到水里去。

“遵命。”总算是反应过来,王谐二话没说,纵深一跃跳入水中,李漾也不怠慢,紧跟着就跳进了水里,两人一前一后在水里扑腾了半天,总算是将那跳湖的女子给拖了上来。

此时她可能被水呛着了,脸色煞白,双目紧闭。

彤彤提着裙摆走到她面前蹲下,先叹了她的鼻息,已经没有进气了,接着又将手放在她脖子的动脉处测她的脉搏,发现还在微弱的跳动着。

抬眼看了看聚集在一起的人,她大声说道:“全部都让开。”

众人闻言,立刻散到一边。

彤彤将她的身体放平,然后将她的下巴慢慢抬起,为她进行人工呼吸。

现场的所有人都被彤彤的举动给惊得连呼吸都停止了,他们完全都搞不懂彤彤这是在做什么。

直到那昏迷的女子猛的一咳嗽,将喉咙呛着的那口水给吐了出来,众人方才松了口气,似乎有点儿明白刚刚彤彤的举动是在救人了。

那黄衣女子醒过来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彤彤放大的脸在她面前,吓得瞳孔都快缩在一起了。

她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彤彤面前,浑身颤抖的说道:“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臣妾?看来是皇帝的老婆了。

彤彤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她低头俯视着她,发现她浑身都在发抖,于是转过头朝开始喊救命的那粉衣女子道:“送她回去换衣服吧,不然会感冒的。”

粉衣女子闻言,连连点头,将那黄衣女子搀扶起来,然后就朝彤彤拜别。

紫玉此时走到彤彤的身边低声道:“太后不查一下李贵人为何会落入湖中吗?”

对啊,她怎么忘记了问这一茬。

经紫玉一提醒,彤彤猛然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看向紫玉道:“你去查吧。”

接着又走到王谐和李漾身边,看到他们浑身湿答答的站在一旁,表情有些僵硬的看着自己,她突然笑了起来:“还不快回去换衣服,你们也想感冒啊?”

虽然不知道彤彤说的感冒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于她前半句,他们可听得很清楚。微微弯腰给彤彤行了一礼,然后两人齐齐退下。

此时,刚刚聚拢的那些宫人也都悄悄的散了,不敢惹威严的太后娘娘。

彤彤转过头,看了看紫玉,发现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彤彤开口问道:“你有什么问题吗?”

“太后,您似乎跟从前……不太一样了。”终于,深吸了一口气,紫玉将压在心中半天了的疑问吐了出来,说完,她便重重的垂下头,准备迎接彤彤的责罚。

“是吗?”终于被她发现了自己的不一样,彤彤的眉头轻轻一跳。

其实,她比较希望她能发现自己的不一样。她太需要一个人能帮助她了。准确的说,她是需要一个像紫玉这样稳妥的人来做她的心腹。

“太后恕罪,奴婢该死。”彤彤简单的两个字一反问,让紫玉原本有些疑惑的心变得更加忐忑,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知道我上次为什么会中毒吗?”她必须要先试探出紫玉的心到底是向着谁才能决定要不要将自己的来历跟她说清楚。

她自己很明白,如果没有人帮她,在这深宫之中,指不定哪天她的身份就被别人察觉了,到时候她的处境就会很困难,搞不好连小命都不保了。

孙子兵法里有一招,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她现在是既不知己又不知彼,所以如果要打仗,她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之所以要问紫玉这个问题,就是为了试出紫玉的内心所向。

如果她是慕容谦宇的人,肯定就会将她的视角往别的可能性上面扯,绝对不会让她怀疑到慕容谦宇。

如果她是跟莫言一样,是她这个身体从前主人的心腹,那么肯定就会将这件事情往慕容谦宇的身上去扣。

而不管她是慕容谦宇的人,还是这身体前主人的心腹。她都不敢将自己的身份暴露给她知道。因为一旦暴露,慕容谦宇不用说,一定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以杀奸细的名义杀了她,甚至还可以说她谋杀了真正的太后,然后来替代的。而被莫言知道如果她不是她的正主,那么定然也不会放过她。

所以,她要找的人,必须是跟慕容谦宇和这个身体的前主人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谜语楼小说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miyulou.com/html/35341.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强行征服邻居人妻

人生只有一条路不能选择一那就是放弃的路:只有一条路不能谢绝一那就是成长的路。小编为大家整理了现实又很扎心的句子,一起来看看吧~1、不怕路远,就怕志短;不怕迟缓,就怕常站;不怕贫困,就怕惰勤;不怕对手悍,就怕自己颤。2、不是所有的记忆都美好,...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揉核h)全文章节目录

佩一环用长腿走着,直接走到靠窗的最后一排公共汽车上。虽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却充满了杀伤力。首先,我仔细看了看车,发现车上没有其他人,然后裴一峰坐在座位上。莫摇了摇头,站起来,把两个硬币放进去,看到这两个年轻的主人第一次要坐公车!汽车开始...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白晴晴)最新章节目录

夏望着林露依。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面,但她觉得有点熟悉。林露依慌了,但她还是很安静。她转过身来,怜悯地看着冯进,“金,你看瑞瑞,他一定又病了,他连母亲都不认识。”冯进皱着眉头,显得不耐烦。难怪冯锐没有靠近她。在过去的六年里,冯进很清楚林鲁依是...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的约会经历 我和老公约会只是想改变一下性生活方式

我和老公在xing生活上,是极尽缠绵,虽不是夜夜春宵,但每周2~3次的xing生活,都让我享受到xing高潮。那种被丈夫疼爱的感觉实在太美好,我想这也许就是做女人最神奇最幸福的感觉了。     可是到了婚后的第四年,我的感...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古代春宫图大全(组图)

春宫图是指以xing交为主题的绘画,又名春宫画、秘戏图,日本称为“春画”。春宫画起源很早,根据荷兰汉学家高罗佩考证,《汉书》中“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后日的春宫图。  ...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小说 余下全文打不开

“不——!” 花最后一丝神智被摧毁了,她浑身战栗,长发披散,眼中充满血丝,凄厉地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狠狠地咬住了古鹤的耳朵,她死命地咬着,仿佛就算立刻死去也不会松开。 古鹤杀猪般地大叫,像...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